股民交流

动力电池 激烈洗牌_有色金属行业要闻_长江金属资讯_长江有色金属

作者:恒久配资 2020-02-08 我要评论

经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的市场格局已经逐渐清晰。数据显示,2018年行业龙头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装机量占比分别达到国内动力电池总装机量的41%和2...

  经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的市场格局已经逐渐清晰。

  数据显示,2018年行业龙头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装机量占比分别达到国内动力电池总装机量的41%和20%,已经占据了大半江山。而排名前10的其余8家企业位列第二梯队,其装机量与前两名的差距较为悬殊。

  8家企业按照2018年装机量从大到小的排名分别是国轩高科、力神、孚能科技、比克电池、亿纬锂能、国能电池、中航锂电、卡耐新能源。国轩高科2018年装机量3.09GWh,而卡耐新能源装机量0.64GWh,第二梯队当中并没有绝对优势企业。

  动力电池仍处在快速发展变化当中,但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已经形成了双寡头局面,并通过成立合资公司的方式,牢牢绑定了部分车企。与此同时,外资电池企业如三星、LG也在华加紧布局投资建厂。前后夹击之下,中国动力电池第二梯队的企业出路何在?

  下游不买账

  第二梯队8家动力电池企业的产能利用率从6%-34%不等。

  产能过剩是目前国内动力电池业的顽疾。行业内第二梯队的企业则更突出一些。

  数据显示,2018年宁德时代的产能利用率76%,比亚迪的产能利用率为54%。第二梯队8家动力电池企业的产能利用率从6%-34%不等,大多数在的利用率为百分之十几,产能过剩情况较为严峻。

  之所以出现如此巨大的产能过剩,一方面是因为过去几年的过度投资,另一方面也与补贴政策的趋严和企业的技术实力差不无关系。

  国内的许多动力电池产品技术不达标,前期主要依靠低端产能和政策补贴生存。随着新补贴政策对于电池能量密度要求逐渐提高,这些技术能力薄弱的电池企业无法满足新能源汽车厂商的需求,拿不到车企订单,所以产线大量荒废。国内的汽车厂商只能在宁德时代、比亚迪等少数电池企业中争抢订单,才造成了两家企业独大的局面。

  技术落后的企业不但要承担产线闲置的损失,还可能要面临整条低端产线被淘汰的危险。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志新2017年曾言,“现在电池厂建的产能,随着电池技术突飞猛进,两到三年后,就是一堆废铁。”

  因此,对于第二梯队的动力厂商而言,技术因素可能是未来能够弯道超车的最有力武器。

  突破口

  国家计划在2020年完全取消对新能源车的补贴,可能影响到企业对电池路线的选择。

  一直以来,在动力电池领域并行存在着多个技术路线,其中最主要的变化来自于磷酸铁锂和三元材料的路线之争。

  磷酸铁锂的能量密度较低,但寿命长,且化学性质稳定,安全性能高。而三元锂电池能量密度更高,但安全性和稳定性较差。两种技术路线可谓各有千秋。

  从目前来看,三元锂电池和磷酸铁锂都得到广泛的应用,但由于国家政策对于高能量密度的补贴,三元锂电池已经逐渐取代了磷酸铁锂电池成为了主流,尤其在乘用车领域,占比高达90%,而磷酸铁锂电池则更多的应用在新能源客车上。

  技术路线不光是技术问题,其未来趋势关系到采取相关路线的电池厂商的命运,或许能成为第二梯队厂商弯道超车的突破口。

  比亚迪曾是国内磷酸铁锂电池的领跑者,但从2016年起,旗下的新能源乘用车都开始匹配三元锂电池,唯有大巴仍然采用磷酸铁锂。其新建产能也更多的向三元锂电池倾斜。而排名第三位的国轩高科却死守磷酸铁锂路线,致力于不断提升磷酸铁锂电池的能量密度,甚至被认为是“开倒车”。

  在电池形态上,方形,圆柱和软包三种封装形式也在一直不断地博弈当中。而不同的厂商选择了不同的技术路线。方形电池生产企业前三名是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软包电池生产企业前三名是孚能科技、国能电池、卡耐新能源;圆柱电池生产企业前三名是比克电池、力神、国轩高科。

  数据显示,从2018年动力电池装机量来看,方形电池占据主流,达到74%,圆柱和软包电池分别占比12%和13%。其中软包电池的快速增长值得注意。2018年软包动力电池装机量达7.55GWh,同比增长60.73%。

  软包电池体积小、质量轻,能量密度高,从而契合了当下新能源汽车的最大痛点——续航需求。因而其未来的实力和潜力值得期待,采取软包路线的厂商未来发展也有更多可能。

  未来的动力电池发展仍然充满变数。国家计划在2020年完全取消对新能源车的补贴,可能影响到企业对电池路线的选择。此外,石墨烯电池的发展也有望取得突破。未来哪种路线会胜出还不一定,对于想要破局的第二梯队而言,如果押宝成功,未来胜出的可能会大大增加。

  决战时刻

  未来一两年内,几乎所有的一二线动力电池企业都有扩张计划。

  尽管当前大部分产能利用率只有百分之十几,第二梯队的电池厂商却都在筹备下一步的扩张。

  这背后的原因不难理解,更大的产能规模往往意味着更低的成本,在与汽车厂家谈判时更有底气。不加码投资,就更有可能被淘汰。

  未来一两年内,几乎所有的一二线动力电池企业都有扩张计划,部分公司还相当激进。孚能科技目前产能约5GWh,计划到2020年扩张到40GWh;力神,计划从2018年的14GWh扩充至2020年的30GWh。此外,2018-2020年期间,国轩高科计划从20GWh扩产至30GWh,亿纬锂能计划从9GWh扩张至13GWh,比克由12GWh增加至15GWh,万向从6GWh扩张至12GWh。

  从如此凶猛的扩产潮可以预见,未来两年之内动力电池领域将会迎来一场更为激烈的洗牌。而外资的参与则将加剧竞争的白热化程度,2018年三星、LG、在内的外资电池厂商卷土重来,在华加紧布局投资建厂。瑞银的研究报告认为,松下、LG的电池成本比宁德时代更具优势,也领先国内的一众电池厂商。

  如果2020年国内补贴取消,国内动力电池厂商必须大幅削减成本才能应对日韩厂商的竞争。有分析认为,国内的动力电池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具有市场竞争力,必须要降低至少40%的成本,否则就会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1.本文来自恒久配资网以及网络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给予删除,感谢理解支持!

相关文章
  • 动力电池 激烈洗牌_有色金属行业要闻_

    动力电池 激烈洗牌_有色金属行业要闻_

  • 厚朴投资张红力:稳健审慎进行投资评估

    厚朴投资张红力:稳健审慎进行投资评估

  • 银保监会:精准有效防范化解银行保险体

    银保监会:精准有效防范化解银行保险体

  • 上海清算所周荣芳:与欧清银行等探索境

    上海清算所周荣芳:与欧清银行等探索境